当前位置: 红网 > 新闻频道 > 正文

左小祖咒:从古惑仔的上海街头到养孔雀和驴的京郊大园子

2010/9/17 21:03:49 [稿源:潇湘晨报] [作者:徐长云] [编辑:马俊达]

  尽管深谙“拥有神秘和奇迹就拥有权威”,摇滚师、前卫艺术家,文艺青年的偶像左小祖咒,日前出版新书《忧伤的老板》,以出乎意料的平和、坦率,回顾了自己“从艺”十多年的传奇生涯,并老实诠释了自己的作品。或许,这也是一种颠覆。由《走失的主人》到《大事》。左小祖咒从地下、边缘、非主流走向了“较主流”。  
  9月10日,左小祖咒接受了湖湘地理邮件访问。
  

(左小祖咒,原名吴红巾。1970年生于江苏省建湖县。双鱼座,B型血。富有传奇色彩的摇滚师、当代艺术家,同时又是诗人、小说家和电影配乐人。 )

  [建湖县] 位于江苏省苏北地区,隶属盐城市。
  
  “县城已没了我们小时候印象中的清静气质”
  
  那时,他还叫做吴红巾。
  
  吴红巾(左小祖咒)出生于江苏建湖县。“建湖是苏北一个小城,属盐城地区,和淮阴、连云港、南通近邻。上世纪70年代,经济上仍是肥沃的苏南地区的后腿”。由于父母是船工——相当于水上的游牧民族,他自幼便跟着父母跑,“到六七岁要上学了,水上也没有学校,我只有到外祖父母那去读书”。
  
  外祖父母的家是苏北彻头彻尾的农村,“生活条件比父母那还差数倍”。相当于“贵族”没落。“我幼年最伟大的理想——得到好的食物,也就这样彻底完蛋”。一年中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到父母身边。
  
  他与父亲的关系使人想起卡夫卡和他的父亲。在如今也为人父的左小祖咒的眼中,“父亲很严厉,曾经我害怕他。但是他的善良、乐于助人、爱与人分享的品质之后在我身上得到扩张,他的勇敢和正义之心更在我这里得到了完善”。唯一不好的是,“在他的后代我的身上多了虚荣。虚荣是我最大的缺点。也许是我小时候饿坏了,长大了喜欢吃好、穿好、住好。哦。我真是可怕哦”。
  
  今天的建湖“和中国所有的县城一样,由于政府早年的混乱规划,已没了我们小时候印象中的外貌和清静气质”。他常回老家,为了看父母和两个亲爱的弟弟,“我也不伤感。伤感对我来说就赔大了,有时候我尽量让自己装得像是一个卖眼球的”。
  
  [南京]、[上海]
  
  上海街头卖打口带,是一段古惑仔生活,“喋血”也时有发生
  
  少年左小祖咒爱小人书(后来也是),爱李谷一——“她的声音很性感”(《皮条客》这首歌里加进了李谷一《心中的玫瑰》前奏采样)。15岁。初中未念完,他到南京去当兵;在部队解剖过人体,总结起来他说,“没有解剖过人体的艺术家,一定不会是一个卓越的艺术家”。他在空军四五五医院(在上海)受过严格的训练(“在南京的四五四医院住过院,不是段子哦”),“准确感”,影响到他的创作。
  
  20岁。左小祖咒到了上海,卖打口带。一卖三年。这是一段街头古惑仔似的生活。“经常打架”,被抓过,被罚过,所谓“喋血街头”也时有发生。货是从潮州三利街进的,店子都黑咕隆咚。他说,“当年卖打口带确实跟卖粉儿差不多,玩得好的都有兄弟望风,本人不大出面的”。
  
  在上海他开始听大门(乐队),读卡夫卡。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