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成众矢之的,在阿拉伯世界会被孤立吗?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白云天 编辑:姜媚 2019-10-13 13:41:02
时刻新闻
—分享—

10月9日,土耳其发起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军事行动,代号“和平之泉”。对此,叙利亚政府予以强烈回应,谴责“埃尔多安政权”此举暴露了其对叙利亚领土的“扩张野心”,触犯了国际法及安理会相关决议。

此外,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也遭到广大阿拉伯国家与阿拉伯国家联盟(简称“阿盟”)的谴责。截止到格林尼治时间10月11日8时,已经有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黎巴嫩对土耳其予以公开谴责。其中,沙特外交部将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定性为“侵略”,认为其不但侵犯了叙利亚的主权与领土完整,还“威胁了地区安全与和平”; 而埃及外交部还从泛阿拉伯情怀出发,“强烈谴责土耳其对叙利亚领土的入侵”,指责土方侵犯了“一个阿拉伯兄弟国家的主权”;阿联酋外交部也“谴责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侵略”是“对阿拉伯事务的公然干涉”。而阿盟秘书长阿布·盖特则在声明中称“安卡拉方面的预定行动”加剧了“人道主义及安全形势的恶化”,并要求土耳其从叙利亚领土撤军。此外,阿盟预计在周六(10月12日)召开紧急会议,专门应对土耳其近期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

此外,同样因为库尔德武装而备受土耳其压力的伊拉克,也通过外交部表示“极大担忧”;而伊拉克总统更是指责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将引发大量的人道主义危机,刺激恐怖组织”;阿尔及利亚也表示“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至于最近与土耳其关系有明显发展的约旦,也呼吁土方立即停止行动;科威特则对土方行为表示关切。明确支持土耳其的阿拉伯国家,只有卡塔尔。

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叙利亚政府一直在阿拉伯世界处于孤立地位:与众多阿拉伯国家断绝了外交关系,并被中止了阿盟的成员国地位。近一年来叙利亚政府与阿联酋、巴林、苏丹等国的关系有所改善,外交局面出现巨大改观。但由于叙利亚政府与伊朗的亲密关系,使得大马士革在阿拉伯世界的处境仍然非常孤立,至今也未恢复在阿盟的席位。但面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广大阿拉伯国家与叙利亚政府的立场相当接近,摆出了一副同仇敌忾的架势,颇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辱”的意思。当然,仅凭这一点,还不能预见叙利亚能够马上回归阿拉伯大家庭,但却折射出近年来土耳其与众多阿拉伯国家的积怨。

今年9月,一家埃及媒体根据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报告,以“新奥斯曼主义的失败”为题,指出埃尔多安试图在中东地区重建奥斯曼帝国的野心开罪了很多阿拉伯国家,使其非常孤立,除了卡塔尔以外没有盟友。阿拉伯国家此次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反应似乎证明了这点。

短暂的“逊尼派联盟”

今天的叙利亚问题反映了土耳其与广大阿拉伯国家的对立,但8年前刚刚陷入内战的叙利亚则衬托出土耳其与大部分阿拉伯国家的一致性。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前,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奉行与邻国的“零问题”政策,与包括叙利亚在内的广大阿拉伯国家都保持较为友好的外交关系。“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埃尔多安政府积极配合,支持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出于利益的偶合,沙特领导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简称“海合会”),包括卡塔尔在内,也都支持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此后,沙特政府长期坚持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下台的立场。

在教派斗争色彩浓厚的叙利亚战场上,一些逊尼派反政府武装得到了土耳其与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共同支持。有很多报道指出,活跃在叙利亚内战中的武装集团“征服军”就得到了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的大力支持。所以,当年的土耳其、卡塔尔,也曾一度与沙特阿拉伯共同反对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似乎真的形成了一个逊尼派同盟。在此背景下,土耳其学者Muhittin Ataman在2012年末设问:土耳其与沙特阿拉伯都与西方保持良好的关系,两国是否会发展成“战略伙伴”?事后的局势证明,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东地区的纷争与对抗,从来就不是所谓“教派冲突”能涵盖的,更谈不上“朋友的朋友还是朋友”。正如Ataman自己所言,土沙之间存在太多的分歧。

2013年夏秋之际,埃及军方罢黜了穆兄会出身的总统穆尔西,随后又对穆兄会采取强力手段。埃及军方的举动得到了沙特政府的率先支持。但埃尔多安则指责埃及军方发动“政变”。时任土耳其外长达武特奥卢更是发表声明,称埃及军方“通过非法手段推翻民选政府。”此后,埃尔多安政府继续支持穆兄会。而备受埃及和海合会国家打压的穆兄会也投桃报李,通过自己对半岛电视台(阿文版)的影响,大力颂扬埃尔多安。土耳其对穆兄会的立场,注定遭到埃及塞西政府的忌恨,使得土埃关系难以得到改善。而沙特、阿联酋等国,也担心穆兄会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向海湾地区渗透。

2017年6月,沙特联合众多阿拉伯国家(巴林、埃及、也门、阿联酋、毛里塔尼亚、科摩罗等等)孤立、封锁卡塔尔,提出了一系列条件,其中之一就是要求卡塔尔政府驱逐哈马斯与穆兄会成员。对此,土耳其坚决支持卡塔尔,甚至提供了一定的军事支持。

此外,也不能忽视伊朗的声音。虽然并不是一个阿拉伯国家,但境内同样存在库尔德人问题的伊朗,如今也积极参与阿拉伯事务,成为阿拉伯政治舞台上不可或缺的角色。土耳其自2016年未遂政变以来,与俄罗斯、伊朗的关系都有明显改观,但土耳其与伊朗仍然存在巨大的分歧。尤其是伊朗力挺的巴沙尔政府,始终不被埃尔多安承认。今年4月,埃尔多安的发言人就强调土耳其与伊朗“关于阿萨德政权的未来存在分歧”。而如今,伊朗外长扎里夫也指责土耳其的行动侵犯了叙利亚的主权,折射了所谓“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联盟”内部难以调和的矛盾。

在当前海湾局势日趋紧张的状态下,沙特与伊朗及其各自“盟友”竟然在应对土耳其出兵叙利亚问题上,显示出惊人的一致性。甚至对伊朗、叙利亚视若仇雠,且仍不被广大阿拉伯国家承认的以色列,也谴责土耳其这次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可见,出兵叙利亚已经让土耳其政府在中东地区成了众矢之的,一时间让互相敌对的国家有了难得的“共同语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与伊朗、叙利亚的矛盾也很难因为这一点而得到化解。但这确实反映了土耳其政府在阿拉伯世界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孤立处境。

不容忽视的“民望”

但土耳其在外交层面的孤立,并不等于其影响力的丧失。甚至对于埃尔多安来说,他正在通过冒犯阿拉伯国家的执政者,来换取自己在阿拉伯民众中的声望。

9月24日,埃尔多安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中,不但严厉谴责以色列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巴勒斯坦的蚕食,还哀悼了暴亡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并“要求为卡舒吉复仇”,矛头直指沙特与埃及的执政者。而埃及方面则以指责埃尔多安支持“地区恐怖主义”作为回应。这次面对沙特、埃及对土耳其出兵叙利亚的谴责,埃尔多安依然强势回应,他反诘沙特,“让也门陷入如此境地的是谁呢?”呛声埃及“根本不配发言”,因为塞西是埃及的“民主杀手”。

这一方面反映了土耳其与沙特、埃及等重要阿拉伯国家的紧张关系,但也同时体现了埃尔多安政府正在试图迎合一部分阿拉伯人的反政府情绪,进而扩展自己在阿拉伯世界的“民望”。而有卡塔尔政府背后支持、受穆兄会影响的半岛电视台,就成了土耳其政府扩展自身影响力的媒介。

当然,半岛电视台的意义不完全在于其背后的支持者,更体现于其浓厚的反西方、反以色列立场,再结合对许多阿拉伯国家执政者的激烈抨击,在阿拉伯世界赢得到了大量的受众,其影响力在中东地区可谓首屈一指。无论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当年曾考虑炸掉半岛电视台的传闻,还是以沙特为首的海合会国家要求卡塔尔关闭半岛电视台,都反映了半岛电视台的巨大影响。就这次土耳其出兵叙利亚东北地区而言,虽然阿拉伯官方层面予以普遍谴责,但半岛电视台(阿文版)却组织人手,予以大力辩护,并对沙特、埃及、阿联酋展开反击。

例如,有位政治分析员欧麦尔在半岛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上表示,沙特与埃及谴责土耳其军事介入叙利亚东北部,并非出于“对叙利亚的爱”,而是在于“打击埃尔多安”。欧麦尔认为如果沙、埃两国真的在意“阿拉伯民族的安全”,当初就该谴责以色列。而任职于半岛电视台的叙利亚记者艾哈迈德·宰旦则在半岛电视台自己的博客栏目上撰发文章,称赞土耳其军队与“叙利亚国民军”联合发动的“和平之泉”行动,是“为了解放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但也担心引发美国以及部分阿拉伯国家对土耳其对报复。

当然,埃尔多安政府立足于“民意”的舆论战,是否能够抵消土耳其在外交层面的孤立处境,还很难说。况且半岛电视台的立场与理念,也未必能迎合所有阿拉伯民众。但从另一个方面讲,阿拉伯国家对于土耳其这次出兵叙利亚的“谴责”或“反对”,又能有多大的效果呢?有多少阿拉伯国家是在沙特、埃及、阿联酋等国的运作之下,才“跟风”反对土耳其呢?面对土耳其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沙特、埃及这些打心里敌视埃尔多安的阿拉伯国家,能否真正将各个阿拉伯国家凝聚起来,有效地遏制所谓“新奥斯曼主义”向阿拉伯世界的扩张?考虑到阿拉伯的内部关系史,利雅得、开罗面临的挑战也不容乐观。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白云天

编辑:姜媚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新闻频道首页